Bloomington.

关关雎鸠 在河之周

当了半年多的周巡 关周零零散散写了好几篇
不过篇篇都虐自己
想了想 还是要完完整整的写点什么
准备把想了好久的文写出来
怎么说呢 算是了了自己一个心愿
也算是给我心里的关周一个结局
说实在的 结局想了好几个
自己有个坏习惯 总是想到了结局就让结局禁锢住走向
所以这次就不想结局了
走到最后 总会有一个结局
好与不好自己也无法预料
或者说在一开始
结局早就写好了

关周的另一种真实

梅子玉:

关周圈不好混。


为嘛呢?


圈小,圈冷,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太苦了,没官方糖。


你说有?周巡的告白?周巡含情脉脉的眼神?周巡从头到尾不停地喊老关?


没错,不过,因为老关的性格问题,关周的糖历来被很多人,尤其是路人认定为——单箭头。


周巡崇拜老关,周巡对老关忠心可鉴日月可表,但是老关呢?


“十五年了,艹,我居然没交下你这个朋友。”


关周粉一边哭一边萌啊。


可是,如果完全不是这样呢?


最近和正经八百的心理专家(职业心理医生,有若干年真枪实弹工作经验)讨论关周的人格,得出的结论让我打滚哭泣~~~


单箭头?


专家说,周巡的人设,除去性别不论,就完完全全是老关这种人最喜欢的类型好吗?对,包括他的正义,忠诚,热情,旺盛的生命力,强大的适应能力,接地气的生活方式,统统都是老关最喜欢的。


因为这些都是老关不具备的,两个人就像至阴和至阳,组成阴阳鱼的完美图案,他们互相拯救互相弥补,无法分离。


第一次见面老关将周巡收到身边,当然是有目的的,无论他是否意识到这种目的。


老关这种人对一个人有兴趣,被吸引,他会本能地抗拒感情,但是会合理化为自己可以接受的情况。比如将周巡收做徒弟,做助手,总之,放在自己身边以图慢慢发展。


500和213案后,老关陷入PTSD的泥淖,这个时候他变得愈发离不开周巡。没有周巡,他会越陷越深越来越压抑,直至走向毁灭。


专家说周巡就是他生命里的光呀。(而且这道光是同样开朗的小关完全无法替代的)


但是PTSD症状的老关会使他们的感情陷入矛盾和痛苦。因为老关本能地抗拒亲密的感情,他会有意拉开他和周巡的距离,比如以怕连累周巡为借口,拉远之后两个人都会痛苦,但如果走近了老关依旧会痛苦,因为违背了他的本能。他会担心感情没有结果,不如自己主动放手。


如果没有这些事,如果他们一直并肩作战所向披靡,老关会好得多。他们之间也就是等着捅破窗户纸了,谁主动都是可能的。


但是老关仍然会有些小问题。


他仍然会有很强的控制欲,他仍然会担心感情的走向。


他会很容易吃醋,会时时关注周巡的动向,因为周巡实在是太容易和别人相处得很好,所以老关有很多醋要吃。


他会生闷气,等着周巡来哄他,他会要求用仪式化的形式反复地证明周巡的感情。


哎呀突然觉得老关萌萌哒,而且这情节太眼熟了😂


那周巡呢?


老关也是周巡喜欢的类型啊,灯塔一般的存在,他的信仰,他的指引者,而且还有十五年的感情加持。


他很善良,所以他不会放任老关陷入PTSD的泥淖不管,他会挽救他,就像当年他挽救他一样。


至于小关,两个人也就是喝喝酒吹吹牛的关系而已。


但是周巡实在是适应性太强,生命力也太旺盛,所以如果没有十五年的感情,他还不一定会跟着谁,他跟很多人都很搭。


“那就要看谁先把他拐跑了。”专家如是说。


但是这种讨论没什么意义,因为十五年确实存在。


专家说:“不是关周非要在一起,是命运非要让他们在一起。”


以上所有观点来自专家,我也是自娱自乐,大家愿意信就信,当然也可以有自己的理解。


反正我是……


在床上又哭又笑地打滚。


我爱的CP世界第一般配!

.

诶!

有了写关周的动力了嘿!

就放下执念瞎TM写了嘿!

我喜欢你
我多希望你是件商品
这样我才好倾家荡产地抱着你
回家 ​

我想吃干杯乐棒棒糖了
还有
我想要一双钻石眼睛
遇到性遇到爱都不稀奇
稀奇的是遇到理解
皮囊之下
切肤之爱

【关周/峰巡】你的微笑

源源:

你的笑,对我很重要……




2.13结束后,所有人都回到了正轨,关宏宇重开了他的物流公司,只是关宏峰没有接受警局的回聘,去了警校做起了老师。周巡依旧忙碌,经过这一年多的历练,在没有了关宏峰的指导下,他这个支队长也能做的顺风顺水,长丰支队的结案率甚至更高了。


一切都似乎朝着好的方向改变着,除了他们间的关系,关宏峰离队后周巡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他们都忙,忙到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周巡看着手机有些自嘲的笑着。


正盯着手机发愣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陌生号码。


“你好,我是周巡”


“你好,这里是津港人民医院”


周巡挂了电话,连外套都没来的及拿就冲出了办公室。


把牧马人开出了飞机的速度,一路闪着警笛在路上横冲直撞。


“突发脑溢血,老人走的很安详”医生的话像是来自天边,周巡看着身边的父亲,明明还是一副慈祥的笑脸,怎么下一秒就被盖上了那块白布。


“不要,别走,别带我爸走,爸”周巡似乎刚刚回过神来,趴在床头恸哭。


身边的七大姑八大姨把周巡拉开,他就这么看着父亲离开了自己,他不是个好儿子,周巡无数次在心里咒骂自己。


平静的安排了老爷子的后事,周巡安静的完全不像他。


接到高亚楠的电话,关宏峰扔下了外地的讲座赶最早能回津港的飞机回来。


“老关”周巡看着眼前的人,声音中不带丝毫情绪。


关宏峰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该怎样安慰他,靠近他想给他个简单的拥抱,却被他侧身躲了过去。


关宏峰看着自己空空的臂弯,内心深处像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撞击着,和着血肉,疼的厉害。


周巡依旧忙碌着,比从前更忙碌了,办公室几乎成了家,吃住都在这。这段时间为了一件恶性案件,整个支队连抽转了好几天,小汪不忘了抽时间去三楼周巡的办公室转一圈,他总觉得要是没人注意,自家师父好像会出什么事。


办案没看精明到哪去的小汪直觉到准的吓人。在整个案件的陈述会结束后,小汪发现周巡已经昏倒在办公室里。


拉到医院上下检查了个遍,有些贫血营养不良,再就是休息不够,低血糖。


对于周巡用工作来麻痹自己这件事,整个支队心照不宣。


已经快到退休年龄的顾局,看着眼前没比自己儿子大几岁的周巡,终究没忍心说什么重话。


“周巡,放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身体重要”


周巡抬头看着这个老领导,那目光中不单纯的像领导,还有些长辈对晚辈的慈爱。这让周巡一下子又想起了父亲。


“行,我休息”


出院回家,周巡拒绝了小汪想送他回家的好意,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家。


自从父亲过世后他就没回来过,屋子里已经布上了一层灰尘。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屋子,周巡坐在沙发上发呆。


以往难得休息的时候,一向能睡到日上三竿的周巡,这几日却偏偏睡不着了。怎么办呢,在又一次和跑步机,哑铃叫完劲后,周巡脱力的瘫坐在沙发上。


“咚咚咚”


周巡并没理会敲门声,准又是小汪或者老赵不放心来看他的吧。


对于自己心里期待的那个人,他从未敢想过。2.13后那人拒绝了自己甘愿当副手请他回来做队长的请求,跑去做了老师。好像还和那个酒吧老板娘谈起了恋爱。


是啊,到头来,不管再有几个十五年,他周巡只是个笑话。


敲门声变成了开门声。


“老关,你怎么进来的”周巡看着拎着大包小包的关宏峰十分诧异。


“锁簧抵住二四的位置门就能开了,我告诉过你”关宏峰尽量压制自己让自己看上去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其实自2.13后,关宏峰就有些害怕见到周巡,因为他无法自圆其说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和宏宇一起骗他。虽然他知道周巡并不在意。可他在意,很在意。


看着面前的人,和上次见到时比瘦了一大圈,头发乱蓬蓬的,胡子也不似平常那样有型,眼底有明显的青黑。穿着一身运动装,额头上的汗水还清晰可见。在晨起的阳光下,整个人却显的那样落寞。


关宏峰看看了厨房和冰箱,除了窗台上放着的三碗剩下汤的泡面外,没有其它可以充饥的东西。可周巡已经休假三天了。


一向爱吃的周巡变成这副样子,关宏峰觉得这一定是他看错了。


“饿了吧”


“不饿,就是有点胃疼,不知道怎么搞的”周巡抬手捋了一把耷拉下来的刘海,带着笑说着。语气如常轻松。可眼神中却有深不见底的哀伤。


“去洗个澡,一会吃饭”关宏峰没有察觉自己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哽咽,语气也温柔的不行。


“哎”周巡答应了一声,转身进了浴室。


温热氤氲的水汽,思思点点的拍打在身上,让周巡找回了点身体还是自己的感觉。太长时间了,他一直都感觉这副躯壳不属于自己了,他有他的责任和使命。可这些让他得到了又失去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周巡,你好了没”一个小时后,关宏峰准备好了早饭,却没见周巡出来,不放心的询问着。


门开了,周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白T恤,牛仔裤。


关宏峰上前接过他手里的毛巾,把人按到椅子上,一下下的擦试着那人一头的乱发。


周巡安静的坐着,乖的不像话。


“吃饭吧,泡面对胃不好”


“嗯”


简单的皮蛋瘦肉粥,两个炒青菜。周巡倒吃的很开心。


“菜很得味,粥也很浓,就是没有酒啊老关”周巡依旧是那副笑眼。


关宏峰想起那是零一年那个晚上他们饭后他对自己说的话。


“想喝的话,我陪你”关宏峰边收拾碗筷边说着。


“不喝了,我答应过我爸,戒了”


“戒了好”


收拾停当,见周巡依旧安静的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


“天气不错,出去走走,要不陪你去打壁球”


“老关,你不用陪我,去忙吧。我知道你还有事呢”


“我跟学校请了假了”


“那,那也该去陪你女朋友嘛,我挺好的,明天就打算回队上班了”周巡看着关宏峰笑的没心没肺。


“谁说我有女朋友了”


“哟,跟哥们这还害羞啊,结婚时候告诉我啊,给你个大红包”


“我没有”


“有个人陪多好,我爸就怕我要孤独终老呢,走的都不安心,你们两兄弟多好,你弟连儿子都有了,你也得抓紧啊”周巡不停的说着,那双好看的眸子时明时暗。


“周巡”


“啊?”


“想哭就哭出来,我陪你”关宏峰上前不由分说的把周巡拉到怀里,力气之大把周巡拽的一个趔趄。


“老关,你别这样,我挺好的,你干嘛啊”周巡在他怀里挣扎着。


“周巡,在我面前不需要这么坚强。”


怀里的人停止了挣扎,任由他这么抱着。过了一会关宏峰感受到怀里的人有一丝颤抖,再过一会耳边传来一丝呜咽,再一会一丝滚烫的液体顺着自己脖颈一直留到心房。


“哭吧,哭出来会好受点”关宏峰心里默默的说着。


一直以来周巡都很让他操心,脾气坏,冲动,武力值爆表,出任务不穿防弹衣。可慢慢的周巡愈发成熟,老练,后来他也有些看不透他了。可现在的周巡同零一年那个晚上一样,迷茫又固执的让人心疼。


不知过了多久周巡撑着自己离开关宏峰的怀抱。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关宏峰一直都知道周巡长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年轻的时候也有小姑娘对他暗送秋波,可这小子跟看不见似的,慢慢的就没人在喜欢他了,或者没人敢喜欢他了。


周巡不只一次的和自己玩笑说他莫不是要孤独终老了,那时的关宏峰全当听笑话,笑而不语。


拿起餐桌上的纸巾,给这人擦去眼泪。


“好点没”关宏峰一边抚摸着他的头发一边说着。动作和语气的轻柔的像对待刚出生的小婴儿。


周巡没有说话。


“去睡会,我陪你”


关宏峰拉着人走进卧室,周巡出奇听话的上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关宏峰拿出手机放起了轻柔舒缓的音乐,坐在周巡身边,手一下下有节奏的轻轻拍着他,像高亚楠哄小饕餮睡觉时一样。


感觉到周巡逐渐变得绵长的呼吸,看着他安睡的容颜。睡着了的周巡睡姿倒是好看,安静的躺着,不打呼噜,也不踢被子。


“爸妈,爸妈”周巡轻声的说着梦话,眉头舒展眼角还带着笑意,关宏峰知道这是个美梦。


过了一会“老关,老关”


“别走,你们别走”睡梦中的周巡,眉头紧缩,人也开始有些挣扎,关宏峰知道这是个噩梦。


“周巡,我在这,我一直都在。”关宏峰轻声的安抚着他,握着他的手想让梦中的人感到些安慰。


可那人依旧睡得十分不安稳。


上床轻轻的把人揽在怀里,两个人距离近到关宏峰可以听到怀里人的心跳。


把人抱在胸口,一手整理着那人的额前的碎发,一手轻轻拍着后背。


“我在这,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别怕。”


过了一会怀里的人终于安稳了下来。


周巡醒来发现自己被那人牢牢的抱在怀里。


“老关”


“醒了”


“你放开我”


“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你说什么呢”


周巡没有等到那人的回答,却感觉到一片柔软贴上了自己的额头,然后是眉眼,鼻翼,脸颊,直到嘴唇。


周巡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被无限放大的人脸,整个人都是懵的。


关宏峰的吻和他的人一样,不浓烈,但却让人甘愿沉浸其中。


一吻完毕,“谁告诉你我有女朋友的”


“关宏宇”


“别信我表弟的话,我没有女朋友,从今天开始有男朋友了,告诉咱爸放心,你不会孤独终老的”


“啊?”


“周巡,你选择让我做你的男朋友还是你做我的男朋友呢”


“啊?”


“我说,我们出去旅行吧,你想去哪”


“四川”周巡脱口而出。


“四川?”


“嗯,吃火锅,看熊猫”


“好”


几天后,万年不发朋友圈的关宏峰,发了一条朋友圈。


照片上的周巡抱着只熊猫宝宝,笑的见牙不见眼。


国宝没你可爱……

【关周】来日方长。

人物设定有点OOC???第二次的关周文,听来日方长有感。

周巡死亡 40米大刀。慎入吧。。。。


  “砰——!”  一声剧烈的枪声惊动的屋顶的几只鸽子,摆动着翅膀扑棱棱的飞走了。  子弹穿过身体的时候,周巡并没有觉得疼。  

  反而是脑子里愈发清晰起来,记忆的片段同时涌进来,让周巡无法招架。刺眼的光仿佛要穿透他沉重的,快要阖上的双眸…           

--------------------------------

【有些东西你要是不提 

我不去回忆

惯了借叹气喘息再试着碰碰运气】


  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晚上十点多钟吧。

  那是周巡第一次见着关宏峰。额前的碎发有些长,一条乍眼的紫色围巾,明明一副少年面容却操着老成的句式和路边的老太太讲着鬼都懒得听的道理。周巡一撇嘴,心想“这个棒槌。。”
  零九年,周巡成了长丰支队北部地区的一把手,关宏峰作为市局制定培养人才被调到隆达派出所锻炼成了副所长。

  周巡已经不是当初被关宏峰捡来的狼崽子了,他学会了按兵不动,在合适的时机包抄和攻击。
  破获一起连环杀人案的晚上,周巡突然想起已经许久没见过关宏峰了,抄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奔着隆达派出所开过去。周巡坐在车里顶着派出所门口抽光了整整两包烟,才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派出所走出来,像一束光一样打进自己的眼睛里。黑色呢子大衣灰色毛衣还是那条丑到没眼看的紫围巾。周巡咧嘴笑打开车门儿冲着那束光大喊。
  “峰哥!这儿呢!我!”
  “周巡?”关宏峰微微皱了下眉,嘴角挑起一丝笑意。
  “你怎么来了?队里不忙?听说有大案子。”
   周巡挠挠头大大咧咧的勾上关宏峰肩膀,“案子哥们儿不到一周就破了!怎么样!?也算没给你丢人!怎么着,吃饭了吗,我!请!客!”
  “是么?听说你还是跟嫌疑人动手来着,我是这么教你的?”关宏峰推开肩膀上的手,一脸正气的看着周巡。周巡一脸尴尬的看着眼前的人嘴里嘟囔“派出所副所长管的这么宽了...”关宏峰没听见他的牢骚继续板着脸说。“周巡,你得知道你跟他们不一样。不然你为什么是刑警?”

  周巡被训的发愣,俩眼直直的盯着地面。关宏峰看着他低垂的睫毛和因为不服气撇下的嘴角在心里轻笑了一下,突然拍了拍周巡的头,搂过他的肩膀“行了,走吧,吃饭去我请你。”周巡被这一套动作弄晕了头,歪头看着关宏峰的侧脸。明明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看着还和第一次见着的时候差不多呢?周巡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红了的耳朵尖儿在心里念叨“峰哥可真是好看啊...”他更没发现路灯下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

【总是妄想
借半生流离 换某人怜悯
只怪那输得起的
遇不上看得起的
找谁对不起】

-------------------------------

一零年关宏峰在隆达派出所任职结束,回到长丰支队升任支队长。上班第一天关宏峰推开办公室门就看见有人背对着门口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办公椅的靠背虽然挡住了整个人的身体,可是关宏峰还是看见了一头卷毛儿。

  关宏峰无奈的摇头笑笑,椅子上的人站起来转过身对着他笑的灿烂。

“关队!长丰支队支队长助理周巡向您报道!”

  周巡在听到消息关宏峰要任职支队队长之后和上级大吵一架申请降职回到关宏峰身边做支队长助理。没人清楚为什么周巡放着地区队长不当,明明再有几年就能升值没准儿就能跟关宏峰平级,却要委下身段去做支队长助理...

  “叫什么名字?”

  “关宏宇”

  “犯什么事儿进来的?”

  “周巡,你跟我哥学的可以啊,装一脸阶级斗争给谁看呢?!”

  “操!关宏宇!你别不知好歹行不行!”

  “你让他亲自进来审我!我他妈现在什么都不说!”

   周巡把笔录往桌上一摔走出审讯室,递给关宏峰一杯水。

“老关...你弟这事儿...”

  “别审了,直接扣了。”

  周巡陪着关宏峰在办公室一坐坐到后半夜,周巡半个字没敢说,一句话不敢劝,不时的抬头看看关宏峰冰山一样的脸。后面实在扛不住了,周巡迷迷糊糊的靠在了椅背上。恍惚间一个重量贴上了肩膀,薄荷的味道立马钻进了周巡的鼻子,通过鼻腔攀到头顶儿笼罩着自己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周巡。”

  “嗯?”

  “累了...”

  “... ...”

  周巡借着迷迷糊糊的劲头儿,不知道怎么就顺手勾住了身边人的脖子,才稍微一用力就把整个人带进了自己的怀里,借着身边人的温度迷糊着睡了过去。

---------------------------------

  然后呢...然后呢...

  胸口的疼痛实在让周巡想不起来之后的事情,又或者是想了起来,加重了本身的疼痛。

  他恍惚间听见了凌乱的脚步声,杂乱无章,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撑着劲儿睁开双眼,周巡看到了一束光。

  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温度刚刚好没有地上那么凉的刺骨,冰的锥心。

  “老关...我...咳!”周巡呛出一口鲜血,梗住了喉咙。

  身体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眼睛沉重的渐渐看不清眼前的光,恍惚间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周巡!是我!救护车怎么还没到...”

  周巡闭上了双眼。

  光散了... ...

【爱 终究是来日方长的秘密
答案 不过是场 好觉睡醒
答案 不过是场 好觉睡醒】